三生三世诡中计

三生三世诡中计更新至2集

  • 娜塔玻·提米露克 吉拉宇·唐思苏克 阿奴沏 
  • 未知

  • 香港 

    泰国 

    未知

  • 2020 

@《三生三世诡中计》最新影评

《双城计中计》:劫后余生要去浦东

文/王小二

《让子弹飞》里,劫后余生的周韵和一帮土匪乘坐马拉火车奔向上海浦东,不知是否刻意仿习,《双城计中计》里的翁虹也策马扬鞭杀去那儿,冥冥之中,浦东仿佛成了失序与荒蛮之地的终结和归宿。不管是现代化的寓指也好,美好情感的寄予也罢,走向浦东的电影,在秉有一份梦想的同时,是否该整理衣衫,把这条路走的踏实些?

照此来看,《双城》走路就明显不踏实,不妨先端详概括一下该片,无论从体貌特征还是精神气质来看,《双城》都颇具特色。从体貌特征来讲,《双城》叙事结构问题较大,通俗来讲就是模样挺拧巴,大体呈现头平、脖子长、身子短、尾巴秃之状貌,不过这番模样恰恰形成了它颇有喜感的精神气质,只不过该气质的断裂感极强,从整体来看,该片像是一个江湖气十足的人,喜感、小聪明皆有,但最后却被闪回给“阉割”了,之前的嬉笑怒骂全成了伪装下的严肃与悲悯。

其实,说到“双城”,说到“计中计”骗中骗等字眼,首先传达给观众的期待就是影片要有一个新奇的、环环相扣的故事,出人意料的结尾,而且在叙事衔接上要合乎情理。客观的说《双城》的创作较为用心,至少骗黄金的故事能够编排的有鼻子有眼,比如从结尾来看,出人意料的效果就达到了,只不过这番终了的恍然全部交给了闪回,多少有些匆忙和光秃。这就回到了之前所说的“怪状貌”上了,说影片“头平”其实并无任何贬义,从赌博杀人事件开始,影片稳扎稳打,把主要人物的性格特点、身份、绝技等都交代清楚了,算是较为平整。不过,脖子长倒是反映出影片叙事上的一个问题,即情节处理上旁逸斜出。“脖子”是指腾格尔和任贤齐斗法的段落。两人斗法尽显聪明与狡黠,且那种市井之气和胡闹风采确有老港片的神韵,所以这段“脖子”也成了影片最突出且能够吸引人的部分。虽然斗法增加了诸多趣味,但是从整个叙事上看,其容量并不能形成相应的叙事推动力,就像港片中常常会出现小处精彩多多,大处不经推敲的病症。如果说整个影片形成一个大骗局的话,那么一行人赶赴风口镇后的故事该算是影片身子,古人行文有“猪肚”一说,意指情节饱满内容丰富,所以影片此处各种斗法应该最为激烈热闹,但是如果去除不必要的人物和情节,比如翁虹的出现再次令人想起反面教科书《刺陵》里那些无端来去的人物,两个女人在任贤齐身上争风吃醋的情节颇乏味无趣,而且这两个人物较为单薄,尤其日本女特务,所以剔除这些不必要之后,此处身子实显太短。至于结尾,如前所言,有恍然感,且能反映出创作者的巧思,但是把秘密一股脑用闪回端出,并不是高明之举。

《双城》的故事基本上说圆了,从孤儿院来至孤儿院终,一个典型的闭合式结尾,只不过与任贤齐和腾格尔斗法所体现出的趣味、喜感相比,风口镇里的计中计总是少些一以贯之的精神气质。另外,该片的演员阵容也是个“怪状貌”,腾格尔、任贤齐、刘承俊,这是主打什么观影群体呢?不过无论如何,从子弹飞出来的计中计还是值得鼓励的,国产电影终于要好好思考怎样编排故事了。至于何时能够看到劫后余生到达浦东的各色人物和故事就只能拭目以待了。最后,祝福浦东之路,走好!

打着“奇谋电影”招牌,由任贤齐、腾格尔、翁虹等主演的电影《双城计中计》将于2月24日公映。由于之前宣传低调,此片可谓默默无闻,但前日在广州的试片却让一众电影记者集体拍手叫好。更让人没想到的是,片中演技最为出彩的竟然是歌手腾格尔和久违大银幕的翁虹———前者的表现比电影经验丰富的任贤齐还要令人惊喜,而后者扮演的“山大王”之风流妩媚跟当年《新龙门客栈》的张曼玉有得一拼。

《双城计中计》如今已引起业内关注。导演高群书发微博称:“刚看了《双城计中计》,投资不高,比我拍得好,也比很多号称牛X的大导演拍得好。汗颜三天。”

市场

导演如是姜文

票房应有几亿

一车黄金,大上海的十里洋场和戈壁中颠倒名字的两个小镇,日军、军阀、镇长、土匪、老千……这些组成了《双城计中计》复杂又独特的民国乱世背景。故事讲述几个老千谋划夺取日本人的黄金进行“曲线救国”,桥段绝对高智商,片中所有的人物都成了他们的棋子,不到最后一刻绝对猜不到结果。媒体观影后认为,片子的奇诡和黑色幽默风格让人联想到《让子弹飞》,“只可惜导演不是姜文,否则肯定有好几亿的票房”。由于《双城计中计》并没有作大规模的宣传,媒体和影院经理都担心它上映后少人问津,“不怕观众不识货,就怕他们不去看”。

“3000万+220人+15816公里+320天+众志成城”。这是片方打出的宣传口号,看得出拍摄的辛苦。事实上,《双城计中计》的创作团队都很年轻,导演潘安子2000年才从中戏导演系毕业,之前拍过的长片只有一部小成本作品《志愿者》。业内人士认为,《双城计中计》的票房之旅将并不轻松,期待这部电影能如当年《疯狂的石头》和《失恋33天》,靠观众口碑来创造票房奇迹。

演员

泼辣山贼翁虹

抢腾格尔压寨

片中表现最棒的两位演员,分别是腾格尔和翁虹———两人在片中正好是一对,翁虹一心要抢腾格尔去当她的“压寨丈夫”,但腾格尔却屡屡临阵脱逃。翁虹亲自用西北方言配音,一言一行妩媚中带着毒辣,风骚中又有点天真,跟当年《新龙门客栈》的张曼玉有得一拼。

这种“大落差”的高难度表演,腾格尔同样完成得十分完美———他扮演的是一名外号“不动石佛”的老千,平常表现得默默无闻甚至有些怯懦,但关键时刻却突然展现惊人气场。片中有两段腾格尔的戏令人印象深刻。一场是腾格尔独对土匪的千军万马,一身白衣的他纵使肚皮高高凸起,依然有一种“独孤求败”的神气。但镜头一转,任贤齐问他为何不害怕,他一脸无辜地答:“腿麻了。”全场爆笑。另一场,客栈里两帮人马群殴,腾格尔突然一甩衣袖冲进敌阵,任贤齐刚想赞他有义气,他却端坐到钢琴前:“你们打,我助兴!”女记者们笑说,腾格尔这次的表现的确够男人,也难怪“山大王”翁虹谁也看不上,就看上他了!

幕后

揭秘

腾格尔

缘何“触电”?

“以前跟朋友看电影,总是各种议论,后来就被朋友说‘你牛!那你拍一个啊’,我就一口回说,行啊,拍一个就拍一个。”腾格尔说,夸下海口之后便遇到了《双城计中计》,就是这么“被激将”地拍了这部电影。

腾格尔说,自己当初想好了,拍电影有两种角色不接———音乐人不拍,蒙古人不拍。“既然演戏,就要演一个跟自己截然不同的。”心气虽高,刚进剧组却完全找不到感觉,让腾格尔好一阵心烦气躁。任贤齐安慰他:“一辈子拍戏,半辈子等待。”他开始想模仿韩国演员刘承俊演的抢匪大佬,结果导演赶紧制止:“您不是那款的。”出人意料的是,他最终演得让所有人满意。大家夸他,腾格尔自己却说:“其实我刚刚在想,我应该笑好还是生气好呢?最后只剩下紧张,没想到你们却说我的表情很幽默!”

拍戏的辛苦自不待言,大西北白天长晚上短,拍夜戏经常天亮才收工。腾格尔评论:“跟唱歌比起来,拍戏真是太辛苦,连吃盒热饭都难得。”但他觉得值:“这个片子一定要看,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电影作品,应该也是最后一部。以后不会有这么好的角色,我也没法演得更好了。”

双城计中计

SchemeWithMe

(2012)

(2012)

腾格尔

Tenggeer

猜你喜欢